一叶落地

nicholeb.exblog.jp
ブログトップ
2014年 02月 14日

放手時一萬個優點都會成為藉口

b0289056_13211986.jpg

杜三,如夢一般的走到了他人生的第二十三個年頭,無味的人生。

在認識憐星前杜三心中住的是宅男女神,之後卻被憐星代替。

兩年前,杜三在朋友的介紹下瘋狂的迷戀上一款網遊,年輕的生活總是不修邊幅。一個人鎖在屋中與遊戲為伍,每日的樂趣只有打殺。快意恩仇,是他對遊戲的理解。當然這只是遇見憐星前的看法,很普通的相識卻總被杜三誇大成命中註定的香港如新巧合。至此,他的生活開始改變,和每個熱戀的人一樣,杜三的臉上總是洋溢著幸福,朋友茶餘飯後的閒聊總少不了他千裏之外的戀人,杜三總是眯著眼睛笑道,快樂是自己的不是嗎。

杜三喜歡音樂,播放器無時無刻不在運行著,與憐星初識時兩人間唯一的話題便是音樂,也許是相同愛好的原因,杜三不知何時開始有了個牽掛便是憐星。

那段青春裏杜三開始更加瘋狂的沉溺於網路。每日一段輕音樂從音響傳出杜三也就睜開眼睛,那是憐星的鬧鐘,那時他們總是徹夜開著語音,無一例外,杜三醒來第一件事是對著耳麥大聲叫著,憐星快起床,該去上課了。憐星是名大學生,在校外租房獨住。叫了幾聲,耳邊便會傳來憐星慵懶的聲音,杜三邊想像著戀人打哈欠的情景邊起床。憐星上課後杜三便無所事事,遊戲中東遊西蕩。待到憐星回去,杜三總是不厭其煩的聽著她訴說著一天的見聞,接著陪著憐星一直聊到入眠。

憐星靦腆地對杜三說道,還有幾個月我畢業了,我去找你吧。

杜三沉默以對,片刻再支支吾吾地說了句好。

這樣的對話出現過多次,並非杜三不願,他又何嘗不想將憐星抓在身邊。只是他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恐懼,怕失去神秘感後與憐星間的香港如新相處會變味。

冥冥中似乎為了證明杜三是多慮。也許是兩人間有了他人涉足,再或許是其他原因,杜三與憐星開始了分歧,在一次次爭吵後憐星失望地對杜三說了句我們不適合,你太幼稚。

並無挽留,杜三也同樣任性的放了手。

事與願違,杜三與憐星錯失了在一起的機會。

杜三失落地點了關機,一個人坐在陽臺吹著風,做著每個失意人都會做的傻事。

或許胃穿孔對於每個失意人來說並不陌生,打著點滴的杜三閉上了模糊的眼睛沒有再去想一絲關於憐星。回到家中,洗去滿身酒臭的杜三還是徹夜未眠,拿起手機滿是好友的未接來電,杜三沒有一一回復,只是躊躇的打開電腦緩慢地刪除著數據。

日子很平淡,杜三愛上了看書,總是坐在陽臺捧著書一頁頁的翻。

兩年後,杜三心血來潮與曾經遊戲中的香港如新朋友聯繫,相談甚歡,不經意間提到了憐星,從朋友口中得知憐星再次戀愛了,轟轟烈烈,不過結果卻是沒能如願,杜三從容的笑了笑,沒有一絲波瀾。

天色漸漸暗下來,看著星空,杜三眸中暗淡無光,輕聲說道,當初年少你說我幼稚,如今我有了些許涵養你是否反而覺得我古板?
[PR]

by bullace | 2014-02-14 13:21


<< 此生,你我永隔著遙遠的距離      夕陽下的秋色 >>